公司新闻
 
国家公务员最新时事:治理医生收红包问责院长还不够
 

  纠治“收红包”顽疾,问责之后,更为重要的是,如何引以为戒,从管理角度加强预防和规范。将来还需综合运用更多的手段,打出更漂亮的“组合拳”。

  对医生“收红包”这一顽疾,人们早已熟悉了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的纠治模式对当事医务人员进行党纪、政纪等方面的处理,然而,在正风肃纪的新常态下,这种传统“药方”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。

 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,2007年3月至2013年4月,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,青海省红十字医院近八成的医疗科室和215名医务人员,收受某医药公司“红包”累计达1966万余元。36名医务人员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,142名医务人员被予以批评教育,检察机关立案侦查7人。

  接下来,令人未曾预料的是,2014年9月,青海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、红十字医院院长、党委副书记张建青,青海省红十字医院党委书记、副院长杨文娟,因工作失职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。这里的“工作失职”,究竟在什么地方“失”了?从网站表述看,是“忽视了对托管业务的监管,对医务人员也疏于教育和管理”。也就是说,医务人员“收红包”,医院领导为此受到了“殃及”。

  众所周知,医院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,包括了医、药、护、技等各类岗位,以及院长、部门领导、科室主任等不同层级,这也是舆论屡屡呼吁加强管理、规范医疗的原因所在。既然是一个紧密联系的整体,那么在某个部位出现“病变”的时候,就不能割裂视之。尤其是作为主要负责人的医院书记、院长,更应基于“权责一致”原则,为疏于管理承担责任。

  电话网校报名: 图书订购: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38号金码大厦B座9层

 
产品搜索:
最新产品
联系方式